【如梦令】泊舟杨柳岸

时间:2019-07-30 20:41:12 作者:刺猬苏学习网

白轻暖暖地喝过雕花酒,便和衣而眠,说什么也不肯让木心置换。

官家小姐睡觉前都得梳洗打扮一番,去掉身上的耳珠子,金步摇,银铃铛,再穿上一身绸缎锦纱。

白轻素日不施粉黛,也就不用洗去脂粉和罗黛粉,平时为人也素净,身上除了一对满月时父母亲上灵台寺求得的铃铛,便再无杂物。

木心轻轻地给白轻扯好了棉被,又将掩着的木窗缓缓的关上,只留了一丝缝,好让室内的香炉里燃着的轻烟散开。

白轻对木心说:“木心,把那烟灭了吧,我觉得熏香倒不如这江水里头的气味好闻。”

365体育外围盘口木心就如数家珍般答道:“这香可是大小姐亲自求得的,夫人特地让大小姐分了一点给您,连夫人都没有呢!其余的二少爷,二小姐,三少爷,三小姐都再没有了。况且这香真的难得,不浓烈,却甘甜,若有似无恰到好处,安神养颜都最为合适不过了。”

白轻就安安静静的听完,再没有多说,只是叫木心也抱一个汤婆子去,让她多盖点被子,省的着凉。

星子在深蓝色的天幕上霍闪着,月儿无声的洒轻纱以覆苍茫大地,生出夜久寒魄,风凝花露。

白轻醒来,时辰还尚早。木心却是早就起了,把白轻的卧室收拾了一番她也没发觉。

她没叫木心,自己挑了一件雪纺撒花娟裙,将就着昨天的乳云纱对襟衣衫穿上,想来今日就可以到江南,天气也明媚了些,便没有在穿披风。

这些女儿家的闺阁乐事,像梳头发,簪步摇,别铃铛,描眉,点唇,涂脂粉的事情,如此美好,如此在青春三月的年级里妩媚生辉,她是定不会假手于人的。

等把发髻这些盘好,再用棉布轻轻擦拭完脸上的水珠,白轻就拿起了胭脂膏子,准备在脸上涂抹一两分。

听闻江南女子淑而慧,仙而丽,她自北方来,初到这人间,还是郑重了一番。

胭脂膏子是今年开春的时候才用玫瑰新制的,光是这里面的上等蜂蜡和珍珠粉等珍贵物件,就花了不下百两银子。因着她素来不喜打扮,木心此次就只带了一盒。却不想今日是派上用场了。

手点上朱唇,轻轻一点雪白在铜镜内一晃,那女子瞳若剪水,眉若远山,朱唇一扬,齿若编贝。

好一个仙风玉骨的明妃仙子!

木心正手撑着竹篙泛舟准备停船靠岸,白轻一出船篷,就又江风吹来,拂过岸边的杨柳,连带着在柳色下的她衣裙也被吹的飘飘卷卷。

白轻用玉手撩了撩耳边的碎发,露出一个明净的笑容。

这边的木心忙放下竹蒿竿子,上前围着白轻转了两圈,笑道:“不得了,我们的小姐打扮起来,比神仙都好看!”

白轻忙点了一下木心的鼻子,也笑道:“你这小蹄子,这会儿怎么就不知道谨言慎行了呢!这是到了江南了,你不分寸着点净想着打趣我我可不饶你呢。”

“正是。我就是在想我家未来的姑爷看见了,怕也是高兴地。”木心掩着面,说完了唯恐被白轻收拾,连忙跑了,继续去撑船。

这边白轻见小丫头去做正事儿,但见她弱柳扶风,梨花清丽,也有些不忍,便也拾起根蒿竿,微细些,到另一边划起水来。

“小姐,使不得,您快放下!”木心见状,对白轻喊了喊。

白轻不看她,专心致志的撑着船,只回答道:“没事儿,我和你一起,你省些力,等会儿一靠岸啊咋们就去好吃好喝一顿。”

说那话时,又拂来江风,船已经在柳树的下放了,柳枝伸展的十分活泼,低低的贴着水,拂过白轻的衣裙。

透过那青葱空隙看向天,一片风清日朗,正是江南好时节。

PPS:本文由禅心道人首发,切勿转载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[email?protected]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今日推荐

如果你不逼自己一把,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弱

每逢春暖花开时节,阳光明媚,和风习习,不读上几本好书,会是辗转难以入眠,做梦也不那么香甜了,感觉这年头没有了盼头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