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你的心情

时间:2019-07-30 20:41:12 作者:刺猬苏学习网

时间都去哪儿了-----今生欠你一个拥抱

冬天飘雪了,又勾起片刻的往事。异乡冷冷的天地里想起了母亲的怀抱。儿时的记忆总是清晰,母亲那温厚的怀抱里装着暖哄哄的体温,冬天的严寒在屋外肆虐,我赖在母亲的怀里不肯离开。那温实宽厚的胸怀,是世界上最暖和安全踏实的地方。

只是时光悄然划过岁月,我渐渐长大,似乎是母亲的怀抱装不下我已然高大的身体,也许是我已经不再害怕寒冷的冬季。长大后,很少亲近拥着母亲的体温。我总有自己的事情,和母亲在的交臂中用语言和表情沟通都很少,哪有拥抱可言。

只记得那年大学寒假回到家里,母亲已是带病在身,行动迟缓。几个哥姐在家里学跳舞,母亲在旁边看着,我看她乐呵呵看着我们,带着羡慕,便拉过她教她慢慢跟着音乐挪步。她在我的臂膀中仰着脸看着我,像小姑娘一样羞怯、而那份天真喜悦又像是一个孩子在母亲怀里得到的满足。她就这样微笑着看着我,笨拙的身体跟着我挪动了一会儿就累了,我放她坐在一边,自己去跳了。那是我成年唯一一次在记忆中如此接近母亲,拥入怀中的那种亲近与温暖,至今让我觉得,再怎么说爱,都没有那一刻的爱更温暖。只是我没有紧紧拥抱着她停留片刻,与她交换体温,没有仔细感受彼此在成长与衰老的交错过程中的那份告白与承接。

再后来每次我走出家门,远离故乡,都会看到母亲站在院外墙角处目送我渐远的身影,直到最后一个转角。她从来言语不多,只是用目光送走我,总是带着微笑,乐呵呵的样子,从未让我感觉到分离是一场不舍和伤忧。直到我送自己的孩子外出时,才体会到她那目光里有多少深厚的担忧和不舍。我不知道她当时是否后悔过,在我极其渴望远方时,是她笑着鼓励我去追逐自己的生活。而我,却总是让她空洞地在家等远方偶尔的消息。

每次看她扶着墙朝我微笑,我总是挥一挥手,让她回去,然后兴奋地奔赴自己的路程,从没想到回过身去,再给她一个深深的拥抱,来交代我外出的信心和对她的眷恋。

生活多少有些无情,总时把我们分离。那些年我实在分身乏术,无法陪在母亲身边,在她颤巍巍尚要强自理的暮年里,只好由哥姐们在家看护她。我和母亲在两个隔着山水的城市各自生活。时间也不曾被浪费掉,它在我们为生活打拼奔波中流逝。在为孩子的成长操劳中走掉。做为生命的馈赠与成本,我们总得无可保留地占用它,一天一天失去它。

2013年非典过后的那一年初冬,是终身难忘的日子。我回到故乡,得见的是母亲的尸首,抢天呼地的哭声无法将她叫醒,渐渐绝望,渐渐撒手。由烈火把她化作青烟,袅袅而去。

生死一直是的大事,然而却也是这世界的小事。在时光逐年前行中,已经接受了生死交替的恒则和死亡的宁静。然而母亲离去时冰冷的身躯刺在我心底的寒意是那么深刻,和我记忆里她温暖柔软的身体形成太过鲜明的对比。让我从此不能释怀。

母亲也需要有温暖的怀抱,抚慰她日渐衰老无助的身心,当她冰冷的身体带着疏离的眷恋再也无法被温暖时,我竟是如此刻骨地想念她温厚的体温,向往拥抱她丰软暖润的身体。我多么希望能给她一个深深的拥抱,抚慰她病老的忐忑与哀伤。让她在我的怀抱里安然踏实满足,就像我小时候一样。然而这么轻而易举的事却成了永生无法达到的奢望。也只有偶尔在梦里惊喜地拥抱着她,享受互依偎的温暖和香甜,醒来的清晨不知是欢喜还是忧伤。

时间在我们周围有条不紊地流逝,它从不告诉我们什么是最珍贵的,只有靠自己去体会去选择。生命虽是可贵但终归会失去,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,但生命里那些可贵的细节原本是能够得到与拥有的,我们却总是在愚钝和疏忽中失去机会,然后再遗憾终生。

冷冷的天地里,回忆起母亲的怀抱,像一床暖暖的新被,裹着并温暖我在中年沧桑里沉浮的心,我总是想,拥抱应该是这世上最暖的语言,而我,却对母亲永远地欠下了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[email?protected]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